欢迎访问漳州市科学技术协会,今天是 2017年08月23日 星期三

返回首页  |   设为首页  |   收藏本站   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学天地

厌食症这个锅,麻辣烫是不背的

厌食症是心理因素引起的,跟麻辣烫没关系

厌食症这个锅,麻辣烫是不背的

图片来自网络

  要为夏天选一种代表性的食物,麻辣烫绝对是最有力的竞争者之一。便宜、好吃,谁不喜欢呢?不过,最近一则新闻提到,有人因为经常吃麻辣烫染上了麻烦。变得情绪低落,没有胃口吃饭、体重疯狂下降,连月经周期也出现了异常,停经数月。[1]

  医生说:“你这是患上了厌食症。”

  那么,麻辣烫和厌食症之间,有没有关联呢?

  广义上的厌食症,指所有原因引起的进食障碍。比如有的癌症患者在接受化疗以后,因为药物作用,没有胃口;有些小朋友在断奶后,不想吃东西,可能是因为缺乏微量元素,[2]也可能是血铅水平异常[3]

  对于原本健康的成年人来说,厌食的原因通常有两个,一个是神经性厌食症(anorexia nervosa,AN),一个是神经性贪食症(bulimia nervosa,BN)。

  虽然一个“厌食”、一个“贪食”,看上去截然相反,但是很多学者认为,这两病是一种疾病的不同类型,甚至有人提出,神经性贪食症是神经性厌食症的后续。[4]

  神经性厌食症的历史非常古老,早在1689年,就有医生记载。一个18岁的女孩,因为过度忧虑和担心,出现进食障碍,出现了月经不调的症状。[5]其后,相关病例零散出现。不过,一直到20世纪70年代,随着发病率的不断升高,这种疾病才真正引起医生们的重视。

  目前认为,神经性厌食症最主要的临床特点,是明显的体重减轻,比正常平均体重减轻15%以上;而且,这种体重损失,是由患者故意引起的,比如回避某些可能导致肥胖的食物、自我诱发呕吐、过量运动等。[6]

  因为体重的大量损失,患者可出现低血糖、血压偏低、皮肤干燥、毛发脱落等症状;由此引发的内分泌异常,对于女性,表现为停经,对于男性,则表现为性欲减退和阳痿。[7]假如症状持续,患者可能“触底反弹”,一边暴饮暴食,另一边,用催吐、利尿、间歇禁食等手段,控制体重,呈现出自相矛盾的状态,这就是神经性贪食症。[6]

  虽然神经性厌食症患者存在一些内分泌方面的异常,但是普遍认为,这种病由心理因素引起。

  在国外,“肥胖恐惧”一直被认为是神经性厌食症的核心。由于无处不在的“苗条美”宣传,患者对于自己的体重,有着异常的预期。经常认为“我太胖了”、“我不想继续变胖”。[8]因此,女性常常成为神经性厌食症的受害者,发病率远高于男性;对形体要求比较高的行业,如舞蹈、表演、模特,发病率尤其可怕。

(法国模特,从13岁起就为厌食症苦恼,图片来自网络)

  不过,国内研究表明,中国的神经性厌食症患者,有自身的特点。一方面,一半以上的患者,从未表现出对肥胖的恐惧,而是以“无胃口”、“不饿”等理由拒绝进食;另一方面,工作变动、学业紧张等有可能增加精神压力的生活事件,对患者有很大影响。

  对于神经性厌食症,强调心理治疗,在医生和家人的密切配合下,纠正患者不合理的饮食观念;假如症状加重,心理治疗明显无效,可以考虑用药物改变患者紊乱的饮食习惯,增加其体重,改善抑郁、闭经等症状。[9]

  平心而论,麻辣烫并不算健康食品。食材、器皿,都有被污染的可能;大量摄入盐分、肉类、油脂,也确实对身体不好。但是,这些和厌食症没有什么关系。这个黑锅,人家是不背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参考文献

  [1] SINA_MOBILE. 天天吃麻辣烫4个月!27岁白领竟得了这种病,暴瘦整整40斤!医生:再吃要人命[EB/OL]. (2017-04-17)[2017-04-22]. http://k.sina.cn/article_1847582585_6e1fdf79019002tqg.html?wm=3049_0016&from=qudao.

  [2] 高鹏翔. 小儿厌食症的病因分析和临床治疗观察[J]. 中国医药导报, 2009, 6(16): 250–250.

  [3] 曾国章. 厌食症发病相关因素研究[J]. 中国妇幼保健, 2008, 23(27): 3840–3841.

  [4] 张大荣, 沈渔村. 进食障碍概念的演变及病因学研究进展[J].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, 1993, 7(1): 7–10.

  [5] 牟志伟, 林冰. 对神经性厌食的认识与研究[J]. 卫生职业教育, 2005, 23(2): 110–111.

  [6] 武萌, 武成莉. 进食障碍影响因素的探讨[J]. 社会心理科学, 2006, 21(4): 89–92.

  [7] 蒲素, 李宏亮. 神经性厌食症 52 例临床分析[J]. 中国综合临床, 2005, 8.

  [8] 陈珏, 张明岛, 肖泽萍. 神经性厌食症的社会心理因素[J]. 上海精神医学, 2004, 16(5): 298–300.

  [9] 张小小, 孙伯民, OTHERS. 神经性厌食症的治疗进展[J]. 国际精神病学杂志, 2013, 40(3): 182–185.


返回顶部